珙县电厂煤灰污染百户村民用水补偿金去向不明

2016-11-02 09:35:00 作者:采采(网友上传) 分类 : 科普

  在成都打工两年后,22岁的张华生回到山沟里的家。让他意外的是,距离屋子不远处的小溪里满是黑灰,浑浊不堪。这条溪水正是张华生家日常饮水和用水的重要来源。

  张华生一家属于四川省宜宾市珙县孝儿镇巩舟村四组。他们家处于溪水的下游,溯溪而上,如今沿岸村民的饮水和用水都成了问题。

  仅在巩舟村,据巩舟村村主任袁光才估算,约有近百户人家受到影响。而在溪流上游还有其他村落。

  当地村民把矛头指向了溪流源头,那里有一个煤渣灰场。距灰场约3公里的位置是四川华电珙县电厂。每天,电厂发电后残余的煤灰在此处倾泻堆积。

  村民认为,污染是煤灰冲进溪流所致。电厂方面则辩称,技术手段都已到位。

  天上的水,地里的水,不敢用溪里的水

  巩舟村村民曹相聪家的周围架满了密密麻麻的线。仔细分辨,可以发现除了稍细的电线,还有不少水管。这些水管有粗有细,犹如蛛网,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

  追寻这些水管的来源,有的一头栽入田间,有的隐没于房屋背后的山林,有的则沿着墙壁伸展到屋顶。这就是曹相聪家用水的来源。

  这位51岁的妇女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村里没通自来水,过去家里的水大多直接用抽水机从溪里抽。但现在却不敢用了。

  下到溪流边上,可以看到溪水的河床及两岸积了约一指节厚的黑色沉积物。沉积物与周边红色的土壤表现出明显的不同。张华生告诉记者,但凡雨势稍大,这里就会变成一条“黑水河”。

  “要是在(溪水)里面洗完衣服,衣服都是黑的。”这条溪水最终注入当地的南广河,曹相聪家也在溪水下游距离南广河不远。如今凡有衣服要洗时,曹相聪就用摩托车载着一箩筐的衣服到南广河边上浆洗。

  为了找水,曹相聪家在地头打了旱井,还从山间的泉水引水。到了雨天,房顶的蓄水池也积起一些水,这些水被水管引流成为家中做饭用水的来源。“下雨啦!下雨啦!”曹相聪称,每逢下雨,丈夫陈地兵都兴奋不已,因为这意味又有水可用了。可旱井、山泉来水有限,曹相聪与丈夫两人洗澡只能用半桶水。

  至于饮水,夫妇俩选择从镇上搬桶装水回来,全家三四口人一个星期要喝上一桶水。可并不是所有人家都能从镇里买水回来,不少人家仍不得不使用溪里的水。张永聪家住在山沟更深的地方。由于出行不便,她家没法如曹相聪一样从镇上买水,亦或是去河边洗衣。她告诉记者,除了屋顶的蓄水,就只能仍然从溪里打水。打上来的水,必须在家里沉淀几天后才敢用。

  村民告诉记者,水问题大约3年前开始出现。而华电珙县电厂落成开始发电正是在2011年。

  泥从灰场来

  从张华生家溯流而上约两三公里,即是华电珙县电厂的灰场,亦是溪水的源头所在。在现场记者看到,在仅有的一条公路上,运载煤灰的货车往来频繁,几乎每隔10分钟就有一辆车来倾倒煤灰。

  在灰场煤灰堆积成山,有的煤灰堆高达十几米,不少煤灰堆已经发白,附着有苔藓,似乎已堆放多年。

  灰场位于山沟,外修有大坝。在大坝外不少村民正在一个深池中工作。现场的人解释,这是沉砂池,目前正在进行清淤工作。记者看到,沉砂池中工人正在向外铲淤泥,水泵则不断地将池内的泥水抽排到沉砂池外的溪流里,溪水显得十分浑浊。

  从灰场沿溪水向下,第一个村子是李复村。在李复村,记者向一位正在田间劳作的老伯询问饮用水的问题。“好恼火呦!(记者注:四川方言)”老伯如是回答,他引着记者来到溪边,“你看看,都是浑的,没法喝啊!”

  在李复村,来自灰场大坝的溪水和另一条溪流交汇在一起。在交汇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一边浑浊不堪,一边清澈见底。交汇后溪水变得浑浊,这条溪一路奔流就是巩舟村所在。

  在四川华电珙县电厂,厂长何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华电的灰场修建符合标准,且有大量的防护措施。记者看到,灰场上立有三根巨大的水泥空心柱,水泥柱柱体上布有许多窗口。何田解释这叫做排洪竖井,灰场的水渗入竖井,进入灰场底部的排水暗渠。此外,围绕灰场还建有截洪沟,用来截留泉水、雨水,防止水流冲刷灰场。

  排水暗渠和截洪沟最终都汇入灰场大坝前两米深的沉砂池。水流在此处沉降泥沙后流入溪水。

  若如此,溪水中的煤灰是如何产生的?何田认为,虽然防范措施很完善,但遇上大暴雨,难免会有煤灰被冲刷进入溪流。

  华电珙县电厂总工程师肖宏博回忆,2012年时,当地曾连降暴雨,形成泥石流。肖宏博认为,如今溪流里的煤灰,应该是当时灰场被暴雨冲刷而形成。

  此外,肖宏博表示,四川即将进入雨季,灰场目前正在进行沉砂池的清淤工作。清淤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淤泥被排入溪水。

  用水尚无出路

  巩舟村的村主任袁光才告诉记者,溪水沿岸涉及到的巩舟村村民共约百户。袁光才说,村民曾多次向镇政府反映,还拨打过市环保局电话,但都无果。

  在巩舟村所属的孝儿镇政府,镇长李宗强告诉记者,由于溪水沿岸村民居住分散,修建统一供水设施比较困难。他说,镇里去年曾计划从邻近的筠连县引水,因管线太长,估算成本达上百万元,镇里因资金缺乏而作罢。

  李宗强称,镇里还曾提出给每家每户打井,建小水窖,但这一举措尚未落实。

  据肖宏博回忆,华电曾与珙县政府签有饮水与灌溉工程补偿协议,就饮用水问题向灰场周边居民提供一次性补偿300多万元。此后电厂又与珙县政府签署了另一份关于饮用水的补偿协议,再次提供了补偿资金。肖宏博表示,电厂并不清楚县里是如何使用资金的。由于电厂并未向记者出示协议,其详细内容目前并不明确。

  记者向珙县政府和县环保局了解详细情况,但双方都未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所以目前尚不了解这笔资金的详细使用安排。

  李宗强称,县里确有资金拨款用以解决村民饮用水,“但不是为了解决那个问题。”问及拨付资金的数额和使用目的,李宗强并未回答。

  孝儿镇党委书记杨勇称,村民饮水问题一直在解决,去年以来在李复村两个队修建了集中饮水工程。杨勇表示一些地方不具备施工条件,修建集中供水存在困难,“考虑到巩舟村的情况,可能还是打井比较现实。”杨勇表示,下一步镇里会向县里申请资金。

  李宗强称就饮水问题,镇里曾与电厂对接,电厂要求镇里提出解决方案,再商议解决。然而目前尚无合适方案。杨勇称已向电厂提出整改要求,“一方面出来的水要日常监督,另一个针对暴雨的天气怎么处理。”

  就灌溉问题,杨勇表示,经过实地考察,从灰场出来的水与另一来源水质存在明显差异,镇里正在考虑能否通过一些方式,使灰场水源不汇入沟渠。而如果灌溉问题难以解决,则可能需要与村民协商改种其他作物。

  5月初,张华生在微博上发帖反映家乡的饮用水问题。不久后他接到村干部的电话要求删帖,“你们什么时候解决这个问题,我什么时候删。”张华生这样回复道。

芥末视频

相关推荐

最近更新
科普

科普图集

邮件订阅

软件信息化周刊
比特软件信息化周刊提供以数据库、操作系统和管理软件为重点的全面软件信息化产业热点、应用方案推荐、实用技巧分享等。以最新的软件资讯,最新的软件技巧,最新的软件与服务业内动态来为IT用户找到软捷径。
商务办公周刊
比特商务周刊是一个及行业资讯、深度分析、企业导购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周刊。其中,与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合力打造的比特实验室可以为商业用户提供最权威的采购指南。是企业用户不可缺少的智选周刊!
网络周刊
比特网络周刊向企业网管员以及网络技术和产品使用者提供关于网络产业动态、技术热点、组网、建网、网络管理、网络运维等最新技术和实用技巧,帮助网管答疑解惑,成为网管好帮手。
服务器周刊
比特服务器周刊作为比特网的重点频道之一,主要关注x86服务器,RISC架构服务器以及高性能计算机行业的产品及发展动态。通过最独到的编辑观点和业界动态分析,让您第一时间了解服务器行业的趋势。
存储周刊
比特存储周刊长期以来,为读者提供企业存储领域高质量的原创内容,及时、全面的资讯、技术、方案以及案例文章,力求成为业界领先的存储媒体。比特存储周刊始终致力于用户的企业信息化建设、存储业务、数据保护与容灾构建以及数据管理部署等方面服务。
安全周刊
比特安全周刊通过专业的信息安全内容建设,为企业级用户打造最具商业价值的信息沟通平台,并为安全厂商提供多层面、多维度的媒体宣传手段。与其他同类网站信息安全内容相比,比特安全周刊运作模式更加独立,对信息安全界的动态新闻更新更快。
新闻中心热点推荐
新闻中心以独特视角精选一周内最具影响力的行业重大事件或圈内精彩故事,为企业级用户打造重点突出,可读性强,商业价值高的信息共享平台;同时为互联网、IT业界及通信厂商提供一条精准快捷,渗透力强,覆盖面广的媒体传播途径。
云计算周刊
比特云计算周刊关注云计算产业热点技术应用与趋势发展,全方位报道云计算领域最新动态。为用户与企业架设起沟通交流平台。包括IaaS、PaaS、SaaS各种不同的服务类型以及相关的安全与管理内容介绍。
CIO俱乐部周刊
比特CIO俱乐部周刊以大量高端CIO沙龙或专题研讨会以及对明星CIO的深入采访为依托,汇聚中国500强CIO的集体智慧。旨为中国杰出的CIO提供一个良好的互融互通 、促进交流的平台,并持续提供丰富的资讯和服务,探讨信息化建设,推动中国信息化发展引领CIO未来职业发展。
IT专家网
IT专家新闻邮件长期以来,以定向、分众、整合的商业模式,为企业IT专业人士以及IT系统采购决策者提供高质量的原创内容,包括IT新闻、评论、专家答疑、技巧和白皮书。此外,IT专家网还为读者提供包括咨询、社区、论坛、线下会议、读者沙龙等多种服务。
X周刊
X周刊是一份IT人的技术娱乐周刊,给用户实时传递I最新T资讯、IT段子、技术技巧、畅销书籍,同时用户还能参与我们推荐的互动游戏,给广大的IT技术人士忙碌工作之余带来轻松休闲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