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国家崛起往往伴随着科幻的发展

2016-11-03 16:20:00 作者:采采(网友上传) 分类 : 比特网

  2012年7月11日新华网在线采访韩松。

  一个国家崛起成为大国,往往会伴随着科幻的发展

  新华网:科幻小说为什么会受到大家的追捧?

  韩松:首先是整个时代大的变化,整个中国正在崛起,一个国家崛起成为大国,往往会伴随着科幻的发展。科幻最开始是在英国,英国工业革命以后成为全世界大的帝国,它首先有了科幻。后来又转移到美国,特别是在二战结束以后,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时候正是科幻的黄金时代。包括苏联,它在开始实现工业化时也是科幻的复苏复兴。日本也是,日本在二战以后,特别是70年代也有科幻的高潮。中国估计也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科幻这个文学很特殊,它就是一个始终伴随工业化、伴随现代化的一个文学。

  新华网:您目前正在做“科幻星云奖”的评选工作,从过程中看科幻小说创作的现状怎样?

  韩松:科幻星云奖全称叫做全球华人科幻星云奖,今年是第三届。今年轮到我来当专家评委会的主席,今年感觉和前两年相比,来的作品太多,光是筛选入围大概就有200多部作品。有最佳长篇、最佳短篇、中篇,还有最佳作者、新锐作者,还有影视,覆盖的面非常广,各种科幻作品都有,有些写《侏罗纪公园》那样的惊悚科幻,还有写少儿科幻的,感觉是一个重新繁荣的开始,作为评委会负责人感觉压力特别大。

  我初步看这些作品有两个结论:第一,中国五千年的文明,中华民族的想象力在古代是非常发达的,中间我觉得是中断了,这个想象力丧失了。到今天,中华民族的想象力又开始复兴。第二,科学技术。科幻首先以科学技术为基础,中华民族中断的科学技术的创造热情也开始逐渐复苏。有个外国人叫李约瑟,他说中国在古代科学技术是非常发达的,但是到了16世纪、17世纪以后,中国的科学技术一落千丈,没有了。但是现在从科幻的感觉,至少大家对创造新的技术的热情又在高涨,但把科幻的想象力和对自然的关注、对科学技术的热爱转移到现实里面去,这个还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新华网:现在国内的科幻作家,包括作品,是多还是少?

  韩松:整体上还是少,它还是属于边缘化的、小门类的文学题材。在我们周围,对科幻感兴趣的人,相对于13亿人口的大国,还是少。比如在美国北美地区,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大学都要开科幻的课程,在中国大概也就一两所大学有。美国一年要出1000本科幻方面的书,光新书就有200多本,我们远远达不到这个数目。喜欢科幻的人还是太少,大家对异想天开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

  新华网:科幻文学创作者要有源源不断的灵感或者新奇的东西来抓住受众,您觉得这对创作者有什么样的要求?

  韩松:我觉得最核心的是科幻作者对大自然、对宇宙要有一种很本能的好奇心,伴随而来的就是怎么解答宇宙的谜团,自然和人的关系,不仅仅是人和人的关系,而且用科学技术手段去回应它。这恰恰是西方科学技术在文艺复兴以后能够发展起来的一个基础,这是非常重要的。当然,科幻小说要求的东西还很多,要求他对人性有更加深入的理解,要对小说创作达到文学艺术的理解也要很深,它是一个非常综合的东西,科幻小说要写得非常好不容易,写得不好的占大多数。

  科幻是“很严肃,对现实很尖锐、很锋利的一种文学”

  新华网:您是一名科幻作家,同时您又是一个很专业的新闻工作者,您在创作作品时怎么把握和平衡这两个身份?

  韩松:本来这两个东西不应该成为问题的,这是不矛盾的,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中国文化里面,它认为想象力和客观事实是两个矛盾的东西,这造成了中国很多东西办不下去。客观现实不允许你去想更多的、异想天开的、太多的想象力,全部都要按部就班的,是不是这个问题造成我们民族思维里好多年形成固定的模式。包括新闻和科幻,在我看来它是不应该矛盾的,不光是新闻,像我认识很多喜欢写科幻的人,都在从事很严谨的工作.

  新华网:您从事的新闻工作给您的创作带来什么样的灵感?

  韩松:新闻和科幻是一致的东西,是互相之间能够激发灵感的,它们首先都要求有科学,要追求客观世界的真相。另一方面,想象力。想象力的核心其实不是乱想,想象力的背后更深的是让你在不管什么情况下要有理想主义精神,科幻就是要有理想主义精神,追求更大的东西。新闻要做到比较高级的地步,一定要有理想主义的色彩,这两个是非常非常统一的。在做新闻的时候,你会发现不断有新的科幻的东西出现,你会不断发现新的事实。新闻就是在写明天的科幻,或者说科幻就是明天的新闻,我们今天看到好象不可思议的事情,明天就会成为现实。科幻绝对不是胡思乱想,它是建立在客观事实的基础上对未来的推演。

  新华网:科幻与现实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韩松:一般人认为科幻作品和现实是脱节的,是天马行空。其实科幻是和现实联系非常紧密的文学,科幻在西方被认为是越来越严肃的一种文学,它既有娱乐的作用,同时又是一种很严肃,对现实是很尖锐、很锋利的一种文学。比如以核安全问题、核危机、能源危机为主题的科幻,还有现在都在谈的第六次工业革命或者第六次科技革命的到来,科幻作家好多年以前就在预测这个东西到来之后,人类会发生什么改变,生活会发生什么改变。粮食、人口问题、环境,都是科幻持续探讨的一些重大主题,而且以一种非常严肃,但是又非常生动的方式在探讨。比如去年日本的地震海啸,在70年代,日本的科幻小说家就写过一本非常畅销的书叫《日本沉没》,里面描述的东西就和去年发生的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更严重。科幻的核心是要关注现实的,但同时它又是超越现实。科幻是一种更加面向未来的文学,它为现实提出我们现在想象不到的一些解决方案

  新华网:您曾说您的小说要表达一种思想,就是对中国未来的担忧,要有居安思危的心态去想中国未来发展的动力在何处。

  韩松:科幻小说一个很好的东西就是在很多人看来,它也是预警小说,把可能出现在未来的危险性事先告诉你,教给你怎么预防它的办法。

  新华网:您有部作品就预言了9.11和金融危机。

  韩松:对,也叫《火星照耀美国》,2000年出版,当时里面就描写了世贸双子楼当时怎么被恐怖分子摧毁,甚至都提到了飞机撞击世贸大厦。也写到美国由于金融危机的爆发,美国一下子衰落下去。在当时,大家都没法想象的,当时正是美国如日中天的时候,在90年代。但是我们有时候会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去想它可能会发生危险,提出这个预警。

  “中国教育的核心问题是从小没有培养一套创新思维,科幻恰恰可以补充”

  新华网:目前我们在科学技术创造性思维上有一定的局限性,科幻和技术之间能不能相互产生正能量?

  韩松:那当然。很多科学家是受科幻小说的影响,从小读科幻小说,然后成为发明家、创造家。包括比尔盖茨,他就是科幻迷。还有很多科学家,首先是通过写科幻小说提出一个创新性的想法,然后逐渐在现实中实现。比如现在的火箭飞船技术,首先是在科幻小说里面由科学家描述出来。20世纪绝大部分发明创造首先是在科幻小说里面出现的,像凡尔纳、威尔士的小说里面,预言了今天大部分的科学技术成就。他首先是一个想法,他会刺激这些科学家去想,再去思考可不可能,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韩松:如果有更多的人来读科幻,更多的人来看科幻,特别是从小,我建议小孩子就应该看一些科幻作品,对激发他的想象力、创造性有一个辅助的作用。我们的教育都是应试教育,现在很多问题都出在这里。日本已经有将近20个人得到诺贝尔科学方面的奖项,中国一个没有,和教育是有关系的,中国教育的核心问题是从小没有培养一套创新思维,科幻恰恰可以补充。前面说到,它恢复了中国人历史上的想象力、创造力,恢复了历史上的对自然、对宇宙的热爱,这是从明朝、清朝以后逐渐没有了的。中国要真正崛起,今后一定是在科学技术上有非常大的发明创造,才能支持经济的下一步发展,科学技术要有大的发明创造一定要有思想文化的飞跃发展。科幻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现代性的一种思维方式,科学、客观、真实,反对偶像的崇拜,追求开放、包容,它能够给你描述无数的未来、无数的世界,去建立一个崭新的世界。

  “中国的导演和制片大部分人还缺少一种现代的思维”

  新华网:美国科幻作品改编成的影片如骇客帝国、变形金刚等广受欢迎,国内的科幻小说为什么还少被搬上荧屏?

  韩松:国内的很多科幻小说甚至超过了西方的一些科幻小说,要在西方早就被改编成大片了。但是在国内,我觉得主要是影视界的思维还没有进入现代化,不是钱的问题,中国有钱拍大片,制片、导演思维以及整个电影工业体系还停留在前现代,主体思维还是停留在农业时代,没有进入工业信息这样一个思维。我觉得中国现在电影的主要内容无非还是才子佳人、帝王将相,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观众的需求和制作能力已经脱节了,所以每次西方科幻大片一到中国就有很大的反响,中国没有这样的能力,中国的导演和制片大部分人还缺少一种现代的思维。

  新华网:科幻文学要走向大众,您觉得未来的路应该怎样走?

  韩松:一个是靠电影,另外就是网络。美国科幻发展起来时,它的黄金时代是没有网络的。即使那样之后,科幻可能依然还是一种很小众的文学。

  这个需要双向的,整个文化没改变的情况下,科幻创作还是很难有大的改变。整个文化的创新还没有达到很高的水平,生活中间的日常经验和科幻没有融在一块,科幻的整体水平还是很难上去的。很多喜欢科幻的人往往是到了成年人之后,他就不再去关注了,因为他到单位工作之后会觉得不能再想这些东西了,到了单位他觉得要听老板的话,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服从是最重要的,首先是要挣钱买房子,很现实的问题不断的就来了,这会影响到我们的思维。

  来源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12-07/11/c_123400575.htm,在线直播地址:http://www.xinhuanet.com/book/ft20120711/index.htm

相关推荐

最近更新
科普

科普图集

邮件订阅

软件信息化周刊
比特软件信息化周刊提供以数据库、操作系统和管理软件为重点的全面软件信息化产业热点、应用方案推荐、实用技巧分享等。以最新的软件资讯,最新的软件技巧,最新的软件与服务业内动态来为IT用户找到软捷径。
商务办公周刊
比特商务周刊是一个及行业资讯、深度分析、企业导购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周刊。其中,与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合力打造的比特实验室可以为商业用户提供最权威的采购指南。是企业用户不可缺少的智选周刊!
网络周刊
比特网络周刊向企业网管员以及网络技术和产品使用者提供关于网络产业动态、技术热点、组网、建网、网络管理、网络运维等最新技术和实用技巧,帮助网管答疑解惑,成为网管好帮手。
服务器周刊
比特服务器周刊作为比特网的重点频道之一,主要关注x86服务器,RISC架构服务器以及高性能计算机行业的产品及发展动态。通过最独到的编辑观点和业界动态分析,让您第一时间了解服务器行业的趋势。
存储周刊
比特存储周刊长期以来,为读者提供企业存储领域高质量的原创内容,及时、全面的资讯、技术、方案以及案例文章,力求成为业界领先的存储媒体。比特存储周刊始终致力于用户的企业信息化建设、存储业务、数据保护与容灾构建以及数据管理部署等方面服务。
安全周刊
比特安全周刊通过专业的信息安全内容建设,为企业级用户打造最具商业价值的信息沟通平台,并为安全厂商提供多层面、多维度的媒体宣传手段。与其他同类网站信息安全内容相比,比特安全周刊运作模式更加独立,对信息安全界的动态新闻更新更快。
新闻中心热点推荐
新闻中心以独特视角精选一周内最具影响力的行业重大事件或圈内精彩故事,为企业级用户打造重点突出,可读性强,商业价值高的信息共享平台;同时为互联网、IT业界及通信厂商提供一条精准快捷,渗透力强,覆盖面广的媒体传播途径。
云计算周刊
比特云计算周刊关注云计算产业热点技术应用与趋势发展,全方位报道云计算领域最新动态。为用户与企业架设起沟通交流平台。包括IaaS、PaaS、SaaS各种不同的服务类型以及相关的安全与管理内容介绍。
CIO俱乐部周刊
比特CIO俱乐部周刊以大量高端CIO沙龙或专题研讨会以及对明星CIO的深入采访为依托,汇聚中国500强CIO的集体智慧。旨为中国杰出的CIO提供一个良好的互融互通 、促进交流的平台,并持续提供丰富的资讯和服务,探讨信息化建设,推动中国信息化发展引领CIO未来职业发展。
IT专家网
IT专家新闻邮件长期以来,以定向、分众、整合的商业模式,为企业IT专业人士以及IT系统采购决策者提供高质量的原创内容,包括IT新闻、评论、专家答疑、技巧和白皮书。此外,IT专家网还为读者提供包括咨询、社区、论坛、线下会议、读者沙龙等多种服务。
X周刊
X周刊是一份IT人的技术娱乐周刊,给用户实时传递I最新T资讯、IT段子、技术技巧、畅销书籍,同时用户还能参与我们推荐的互动游戏,给广大的IT技术人士忙碌工作之余带来轻松休闲一刻。